首页>>热点专题>>藏学口述
  共有 118 位读者读过此文
【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】【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】    
 

纪念黄明信先生

  发表日期:2017年8月25日   出处:《中国藏学》2017年第3期    作者:黄润华     

纪念黄明信先生

黄润华

 

    初次见到黄明信老先生的大名,是1973年,那时我刚从湖北咸宁“五七”干校回到馆里开始大学毕业后首次的图书馆业务工作。我在《五体清文鉴》影印本的最后看到附录的《有关五体清文鉴的一些历史材料》一文,对《五体清文鉴》的来龙去脉作了考订,全文不足5000字却说得十分周详,再加上文后的注释和“一体至五体清文鉴内容比较表”,俨然一篇完整严谨的学术论文,言简意赅,没有一点水分。文章后面署名“黄明信,19578月”。黄明信是何人?我问于道泉先生。当时于老每周都要到组里一两次。于老简单作了介绍。他现在哪里?我急切地问。山西长治。干什么呢?劳改。沉默。许久我说要是他能到馆里就好了。于老沉默了。几年以后,一次于老来馆兴奋地告诉我黄老先生平反了,很快会调进北图[1],我心里高兴极了。但黄老只是关系进了图书馆,人却被“抢走”了。当时在成都汇聚了一批藏学的饱学之士,正在编撰《藏汉大辞典》,黄老藏学造诣颇深,名声在外,早被“盯”上了。198011月,我与薛英、冀亚平两位同事去四川出差,专门拜访黄老先生,那天好像是星期日,黄老特别高兴,陪同我们游览了文殊院,并做东请我们吃了文殊院特有的素餐。记得每份5元,怕我们不够,又多买了一份。5元能吃饱吃好,今天的年轻人或许有点不相信,但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8元在成都附近的绵阳能养活三口之家。

    黄老自成都回京不久,民族宫图书馆开始对馆藏藏文古籍进行编目整理,民族宫领导又慕名而来,由主任带领图书馆馆长、副馆长登门相邀,丁志刚馆长亲自接待并拍板同意,黄老在民族宫图书馆整理藏文古籍工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。当时馆里有人对此有意见,认为费了大劲调进黄老却都在外面工作,其实这种看法有点片面。作为著名专家,不管在什么地方都能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,对整个事业而言是有利的,作为国家图书馆(当时称北图)的专家也是给国图增光添彩的事,国家图书馆的水平和作用很多方面是通过具体的人来体现的。

    黄老在国图的藏文古籍收集整理方面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,他主持编写的《北京图书馆藏文古旧图书著录条例说明》成为藏文古籍编目的重要指导性文件。他在藏文古籍征集方面也做了很大努力。上世纪80年代,我曾陪同黄老去塔尔寺、拉卜楞寺了解、征集藏文古籍。19818月我们去青海塔尔寺。经过“文革”浩劫后,塔尔寺重新恢复藏文古籍雕版印刷,我们前往一是实地了解情况,二是订购图书。记得当时主持寺管会的一位活佛知道黄老的学术地位,特地在其驻锡地接待我们,给予很高的礼遇,在具体工作中也给予种种方便,使我们顺利地完成了任务。甘南的拉卜楞寺是黄老学习藏文的主要场所,他在此苦学8年并取得“绕绛巴”格西学位。我陪黄老去拉卜楞寺,对他而言,离别几十年,白云苍狗,物是人非,旧地重游,感慨万千。他望着远处的山峦喃喃地说:“当年山上都是森林啊!”他曾居住的宿舍一片低矮的平房不少已经倾圮。

    拉卜楞寺是重要的藏文古籍收藏中心之一,此行与寺院管理方面就古籍编目复制等项工作的合作进行了探讨,但因后来出现了一些意外情况,未能继续。

    上世纪90年代,国家民委启动少数民族古籍总目提要编纂工作,藏文古籍数量众多,延续久远,是此项工作的重点之一。为此成立了七省市区协作领导小组,具体领导该项工作。当时有领导提出全部提要编纂工作要在2008年奥运会前完成。2004年在北京开藏文协作会议时,好几个省的相关领导根据几年来工作进展情况对此目标产生了怀疑,但不敢公开说。会议快结束前,以黄老为首的3位专家在台上回答与会者的问题,有人提出2008年能否完成藏文古籍的任务,黄老毫不迟疑地回答不可能,其他两位专家也说完成不了。当时气氛有点尴尬,但会下很多人表示专家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。我对黄老不唯上、只唯实的态度十分钦佩,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2006年在哲蚌寺参观五世达赖喇嘛的私人图书馆,看到那里浩瀚的藏文古籍,一种对藏文化的敬畏之感油然而生。正好那位领导同志也在场,他表示2008年完成藏文古籍编目看来是不可能的。对这位领导实事求是的态度我也很欣赏,我想他的转变与黄老的逆耳忠言不无关系吧。

    黄老与我同住一楼,一直到前两年,只要天气好,无论寒暑,每天都可以在楼下的小运动场见到他的身影。早先是他一个人,后几年有看护人员陪同。每次见面我都向他打招呼,有时还开几句玩笑。看着他转腰弯腿,活动四肢,还认真地蹬车轮,我感到他的身体里面充满了坚毅的生命力,不管是三伏的暑热还是三九的寒风都挡不住他。这种对健康的追求,对生命的呼唤,让我深深感动。黄老的一生可谓跌宕起伏,无论是身处顺境还是逆流,不管是面对荣誉还是屈辱,都能泰然处之。在接近生命终点的时候,还是奋力在锻炼,争取健康的生活和生命的持续,这需要一颗多么强大的内心!

    黄老走了,我深深地怀念他!

 

[作者简介]黄润华,国家图书馆古籍馆退休干部、研究馆员。(北京  100081

 

 

 



[1]中国国家图书馆旧称北京图书馆,简称“北图”。


上一篇:谦虚求实、以学为业——纪念黄明信先生
下一篇:邓锐龄寄语

 相关专题:

·专题1信息无

·专题2信息无
 
  热门文章:
 · 《中国藏学》投稿须知[6262]
 · 参加2013年法兰克福书展[2930]
 · 《中国藏学》注释规范[2417]
 · 顺应时代发展要求,开创藏学[1727]
 
 相关文章:

·没有相关文章

相关评论:(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相关评论无
发表、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


版权所有:Copyright 2013       中国藏学杂志社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东路131号 邮编:100084 电话:010-64895602
京公网安备110108003948号